环境保护事业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成效初显_一汽保护气体

欢迎访问一汽有限责任公司

收藏本站| 设为首页|网站地图
一汽
一汽电话

95559

环境保护事业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成效初显

来源:一汽

关键词:co做保护气体 ;气体保护电焊机 ;co2气体保护焊丝

从研究领域看,诺德豪斯侧重于环境经济问题,而罗默则更关注知识和创新问题,两人似乎并无交集。事实上,不仅旁观者对本次的获奖组合看不懂,就连两位得主本人也对此表示意外。据说,当诺德豪斯得知和自己分享今年诺奖的是罗默时,曾喃喃地说:“我没有想到会和他一起。”而罗默知道诺德豪斯和自己一起获奖后,也只是客套地表示了自己对此很荣幸,一直对对方的研究感兴趣。

今年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设立五十周年,为什么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,获奖人的组合会如此奇怪呢?其实细思之下,就不难发现其中的深意。尽管诺德豪斯和罗默的研究看起来相差很远,但究其根本,他们都是在从不同角度探究经济学的最古老主题——经济增长。所不同的是,罗默思考的是增长究竟从何而来,有什么方法可以促进增长;而诺德豪斯考虑的则是增长的限度在哪里,有什么方法可以去突破这个限度。换言之,一个关心的是“始”,一个关心的是“终”。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、气候变暖等全球性问题不断出现的背景下,通过将诺奖颁给这一“始”一“终”两位学者,可以引领整个学界重新思考增长问题,共同寻找相关全球性问题的破解之道——或许,这正是诺奖评委会的良苦用心之所在。

根据教科书上的标准定义,经济增长指的是在一个较长的时间跨度上,一个国家(或地区)收入水平的持续增加。尽管在今天看来,每年百分之几的经济增长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,但如果我们将视野放宽到整个人类历史,就会发现这并不是一件寻常之事。经济史学家安格斯·麦迪逊((AngusMaddison)曾对各国的历史GDP状况进行过估算和复原,结果发现从公元前后开始到十七世纪,整个世界的经济规模并没有发生过显著的变化。而从人均的层面上看,近两千年间的个人收入状况则更是处于停滞状况,始终在维持生存的水平上徘徊。换言之,如果一个罗马人穿越到文艺复兴时期,或者一个汉朝人穿越到明朝初年,他们并不会感觉到自己的境遇有太大的改善。

直到工业革命的发生,一切才有了根本性的变化。在蒸汽动力等新技术的协助下,人们终于打破了加在自己身上的魔咒。先是欧洲,然后是美洲和亚洲,世界各地陆续告别停滞,走上了持续增长的道路。

随着增长代替了停滞,人们开始对增长的奥秘产生了兴趣。增长是怎么开始的?为什么有的国家增长快、有的国家增长慢?增长到底会不会有终点?……一大批有志之士开始投入对这些问题的思考,他们后来有了一个共同的名称——经济学家。事实上,经济学能作为一门独立的科学,最初就是源于对增长和分配这两大主题的思考。

被誉为经济学创始人的亚当·斯密(AdamSmith)就是最早研究增长问题的代表之一,他的著作《国富论》全称是《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》,从标题就可以看出其对增长问题的关注。在这部不朽的名著中,斯密向人们详细阐释了他对经济增长的认识。他指出,市场的扩大导致了分工的细化、分工的细化促进的创新的发生和生产率的提高、生产率的提高导致了收入的提高,而收入的提高又反过来促进了市场的扩大。在他看来,只要一个国家走上了这样一个良性的循环,其经济就能获得持续的增长。显然,斯密的这番论述给人们画出了一张美好的图景。它让人们认识到,停滞不是必然的,增长也不是偶然的,通过良好的政策激活市场,增长就可能持续下去。

保护气体:环境保护事业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成效初显
环境保护事业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成效初显

但在亚当·斯密之后不久,另一位著名经济学家马尔萨斯就对增长给出了一个截然相反的看法。在他看来,经济增长会受到资源、环境的限制。随着经济增长,这种矛盾会不断加剧。最终,饥荒、瘟疫和战争会摧毁增长的成果,将人们的生活水平推回到仅够生存的境地。在思想史上,马尔萨斯的上述理论被称为“马尔萨斯陷阱”,显然,这套理论给人们展示的是一个灰色的未来。

经济增长的故事究竟是会像亚当·斯密所说的那样走上良性的循环,还是会最终落入马尔萨斯陷阱?这个问题几乎让古典经济学家们争论了大半个世纪。包括李嘉图、穆勒、马克思在内的一大批顶尖经济学家都曾卷入过这场讨论。直到随着“边际革命”的发生,经济学这个学科关注的焦点从宏观转向微观,相关的讨论才慢慢归于沉寂。

此后,随着萧条和战争的接踵而来,经济学的关注焦点则更是转向了对经济周期和危机的解释,增长问题变得少有人问津。尽管在这段时间内,也有一些学者做出了十分卓越的贡献,产生了诸如拉姆齐模型(RamseyModel)、哈罗德-多玛模型(Harrod-DomarModel)、冯·诺依曼模型(vonNeumannMod-el)等重要的理论成果,但经济增长作为一个研究话题却并不受到重视。

增长问题重新成为经济学关注的焦点是“二战”之后的事情。在“二战”后,西方的主要国家迎来了一段空前的发展时期,经济繁荣、就业增长、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。在这种背景下,人们再次开始对增长问题好奇,希望找出增长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、想知道经济增长到底会不会有极限。

在这个时期的众多理论工作中,最需要提及的是罗伯特·索洛(RobertSolow)的研究。尽管在索洛之前,已经有大量经济学家从各自的角度谈到了对增长问题的见解,但都没有形成一套公认的基本研究框架。直到索洛模型,这个工作才得以完成。

在1956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,索洛将经济增长这个宏大的故事用一个十分简单的模型表达了出来。在这个模型中,经济体可以通过储蓄部分产出来实现资本的积累。这些积累的资本会有两个用途:一方面它会被用于资本的“广化”,即为新增的人口提供资本;另一方面它则会促进资本的深化,即让经济中的人均资本存量得到提升。由于资本的边际产出是递减的,所以随着资本的积累,经济会运行到一个均衡:资本的深化正好等于0,新的储蓄全部被用于资本的广化。在均衡状态,经济体中的人均资本,以及对应的人均产出都会保持固定不变,经济体中人们的生活水平会保持不变。而整个经济体的产出就由这个人均产出水平和人口决定。

本文由一汽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://www.scbhfs.com/2tl4t/d363hm.html

上一篇:IMO推出船舶和港口工具组合解决海运排放下一篇:东莞住家保姆的收费标准价格

东莞住家保姆的收费标准价格相关文章

东莞住家保姆的收费标准价格图文资讯

保护气体行业新闻

一天
一周
一年
友情链接: 一汽 银杏树价钱 脱硫离心机 支撑梁拆除 直埋保温管 支撑梁拆除 搬家 钽电容 滤板厂家 婚庆 月嫂 AVX 液晶安卓板 洁净棚 DTU价格